【回顾】青岛黑老大聂磊案调查:10年屡犯大案却不留案底(6)

相关链接

近年来警匪勾结大案要案

山西

身家过亿的“黑警长”

上世纪末,关建军还是山西省阳泉市的一名普通民警。那时他与弟弟关建民和当地“小混混”王红玉一起在阳泉开设了几家赌场,完成原始积累。随后,他们又涉及了餐饮、洗浴、演艺等娱乐服务行业,并开始组织卖淫、贩毒等不法活动。关建军还利用自己在黑白两道的关系,承包了六七座煤矿,日进斗金。

随着关建军在警界的不断“进步”,这个团伙越来越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内部,大家称关建军为“领导”,关建民为“二哥”。他们有一个庞大的打手队伍,专门用来敲诈勒索和打击报复。2004年,社会闲散人员郭建军与关建民吃饭期间发生争执,被“二哥”的手下砍伤头部及右手,致右手四指肌腱断裂。郭要求医生给自己缝合肌腱,被关建民威胁阻止。后郭建军再三哀求,关建民才默许医生实施肌腱缝合手术。郭建军落下终身残疾,却因害怕关家势力,不敢报案。

2010年5月,山西省公安厅开始调查时任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的关建军,最终抓捕了56名涉案成员,查明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13年来违法犯罪案件46起,冻结资金2.6亿元;查封该组织在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扣押车辆30余部;缴获各类凶器如砍刀、刺刀100余把,镐把、钢管70余根,仿六四钢珠枪7支、猎枪1支、弩3支。

2011年10月25日,此案开庭审理,关建军被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23项罪名。

重庆

百多人“公安队伍”当黑保护伞

老百姓最耳熟能详的警匪勾结案,恐怕要数2009年轰动全国的重庆打黑了。在这次风暴中,重庆全市公安系统有2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因涉黑被掀翻落马,处理警员达100多人。这其中包括了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建、经侦总队原总队长陈光明、治安总队原总队长李虹、交通管理局原局长陈洪刚等多名身居要职的警员。

彭长建的落马让人十分意外,在被带走调查前,他还是此次打黑风暴指挥部的成员之一。2010年2月一审时,彭长建几次泣不成声请求轻判,但最终仍以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追回其受贿所得471万元与来历不明巨额财产460余万元上交国库。

陈光明的前途曾和她的名字一样光明,她当过十七大代表、全国十大女杰、全国劳模,也曾是全国省级公安禁毒战线上唯一的女总队长。现在,网上还能搜到《陈光明:警界女杰》的文章。然而直到重庆市原司法局局长文强落马后人们才知道,陈光明一直是他的情妇。她因此被免去一切职务,提前退休。

湖南

放“阎王债”的公安局长

2007年12月27日,湖南永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石宾等52名被告人,因涉黑案在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王石宾所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等15项罪名成立,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

案发前,王石宾任永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永州市“打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永州百姓曾多次举报当地的黑社会团伙,该团伙利用赌博和高利贷陷阱,将当地多名私企老板拖向深渊。据统计,永州先后有不下30位资产达数千万的老板因为涉赌而濒临破产。王石宾不仅充当黑社会团伙的保护伞,还直接参与放高利贷,数额达4500万元。他本人甚至被称为永州的“地下银行行长”。

有人求王石宾办事,送上几万元钱,都会被他挡回去。他就要求对方向他借100万元,月息1毛。王石宾这种手法被当地人称为“阎王债”,每月获利息10万元,至少半年才允许还。这样,一次他就可得利息60万元。

广东

“红顶黑老大”死在乱枪下

2005年2月24日,时为广东四会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的龙杰锋驾车出行时,被两名持枪男青年连开3枪打死。当晚,四会许多群众自发走上街头燃放鞭炮,不少酒吧免费供应酒水,以示庆祝。龙杰锋的背后,是名震四会的黑帮组织“龙兴社”,他正是这个团伙的老大。因为警察和黑社会的双重身份,他被人称为“红顶黑老大”。

一个例子就能看出龙杰锋在当地的嚣张程度。2000年10月,四会市龙华夜总会门口发生一宗故意伤害案件。接报警后,当时在东城派出所当民警的龙杰锋到达现场,发现是自己的马仔正在与他人斗殴。他不但没有履行职责,反而大喊“打死他”,并参与追打,其中一人被打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如此恶劣的事件,竟没有让龙杰锋受到丝毫影响。

一个普通民警的能量绝不至此,四会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国阳和治安股股长张伟洲是龙杰锋背后的“靠山”。龙杰锋被枪杀后,张伟洲甚至打电话叮嘱黑团伙“龙兴社”的骨干:“不要搞事,让龙杰锋有机会盖党旗。”最终,陈国阳因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获刑8年半,张伟洲获刑6年。

福建

涉黑警察做局枪杀“劫匪”

2001年,福州不法商人徐承平与陈信滔、陈信华、卞礼忠发生经济纠纷。徐通过时任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振忠,给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刘雄打电话,让刘设法击毙卞礼忠。随后,徐承平伙同刘雄和福州市晋安分局岳峰刑警中队中队长郑军等人将卞礼忠诱骗到一个旧车交易市场的办公室内,刘雄、郑军等人隔着玻璃向卞礼忠发射子弹150发,致使卞礼忠身中数十弹身亡,并且伪造了卞持枪抢劫被警方击毙的现场。第二天的《海峡都市报》甚至在头版头条刊发了“黑社会头目”卞礼忠中弹身亡的照片,标题为《持枪抢劫,毙了活该》。

同时,徐承平还指使人向法院、公安局作伪证,指证陈信滔、陈信华、卞礼忠敲诈勒索,致使陈信滔、陈信华曾被错判3年有期徒刑。

2007年6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徐承平、郑军被判处死刑,刘雄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涉案副局长王振忠于2002年逃往美国,为公安部通缉要犯。有报道称,其在2007年因癌症在纽约死亡。